郑集思:画 里 画 外

日期:2013-06-06 点击:1757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时 间:当代某天晚上。 

地 点:局长家。家居颇有文化色彩。 

人 物:杜局长 耿华 单洁 
 

[ 音乐声中幕启。 

[ 杜局长边看桌面上的画边打电话。 

杜局长 ……你还是认为它是真的……假作真时真亦假,多打个问号不为过吧……老吴的意见和你一样……就这样。(挂线后再拨号)马先生在吗……你就是,我是老杜……对,还是这个问题……我问你,如果当时我不首先表态说是真的,你们会不会说它是真的……算了算了,我这样问也是多余的……不错,是信心不足……我还得琢磨琢磨,总会有结果的……哈哈。再见! 

[ 杜局长放下电话,把国画《虾图》挂到墙上,搬一把安乐椅坐到对面,远距离地揣摩着。 

[ 耿华、单洁上。 

单 洁 局长家到了,我告诉你,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千万不 

能说。 

耿 华 我可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啊。怕我说啊,那我回去了。 

单 洁 回来!不是不让你说,是要你说话前先在肚子里绕它几个弯。 

耿 华 在肠子里绕那么多弯出来的东西还是话吗! 

单 洁 我的鉴定大师,他是我的领导,我的顶头上司,你说错 

了没事,可我日后得天天看人家的脸色过日子。你得替我担待点! 

耿 华 算了,算了。我还是回去好,免得给你惹麻烦。(欲下) 

单 洁 (急拉住耿华的手)人家给你添点油就真当自己是菩萨了。揿门铃! 

[ 耿华很不情愿地揿门铃。 

杜局长 (开门)来了来了。 

单 洁 局长,晚上好!(示意耿华和杜局长打招呼)这是我先生耿华。 

耿 华 杜局长您好。 

杜局长 (和耿华握手)您好您好,久闻大名哟,耿老师。 

单 洁 局长,别这么称呼他,他算什么老师啊,叫他耿华。(得意地扫了耿华一眼) 

杜局长 嗨,在艺术上他完全可以当我的老师嘛。耿老师,劳您大驾,我是想请你看看这幅 ---- 《虾图》。 

耿 华 好的,好的。(看图) 

杜局长 耿老师,你慢慢看,我去泡茶。 

单 洁 (打量屋内陈设)到底是局长家,那么文化。我也是头一次来。 

耿 华 (走过《虾图》,仔细观看一番后脱口而出)假的,假的! 

单 洁 (惊慌地)假的。 

耿 华 (肯定地)假的。你看,这画用笔软弱无力,线条涩滞,下笔时犹犹豫豫,欲去还留,一步三回首,丝毫也看不出白石老人那种成竹于胸神游于毫的潇洒酣畅,更不用说白石老人那种充满生命活力的激情律动。可这字却是白石老人的真迹。 

单 洁 那是怎么回事? 

耿 华 你看这字,质朴自然,发自肺腑,线条劲如松枝,畅如流水,顿挫有力,笔到心到。 

单 洁 有这么奇怪的? 

耿 华 一点也不奇怪,这种例子在画坛并不少见。(肯定地)这是另外一个人的作品,白石老人出于某种原因在上面题了字,作假的人把原来的落款去掉了,只留下了白石老人的题字。可以肯定地说,假的! 

单 洁 你再看看!你可要看清楚罗。 

耿 华 还用看吗,绝对错不了,假的。 

单 洁 真是假的? 

耿 华 对! 

单 洁 (制止地)哎呀!这事可麻烦了。喂!不是假的。 

耿 华 怎么不是假的?你懂什么! 

单 洁 我是说不能说是假的,这是局长的画,要是假的,那不是显的局长太没水平? 

耿 华 要说是真的,那不显得我没水平? 

单 洁 反正不能说是假的。 

耿 华 那我到底该怎么说? 

单 洁 你这样说(望着画表演地)。这画嘛,这画嘛……(对耿华说)装着很难判断的样子。 

[ 杜局长拿茶壶茶杯上。 

杜局长 来,先喝一杯茶,上等的乌龙茶。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