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洪:张大爷奔小康

日期:2013-06-06 点击:1897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时间:奔小康热潮中的某一天。
地点:农民张大爷家。
人物:乡长,村长,张大爷。
    [幕启。乡长、村长上。乡长夹一公文包,村长提一公文包。)
乡 长 (指门,对村长)小李,是这里了吧?
村 长 (忙点头)没错!就这家了!
乡 长 (敲门)张大爷!张大爷!
[内无动静。
村 长 (大声喊)张大爷!老张头!乡长来啦!乡长亲自看你来啦!乡长……
乡 长 (制止,不满地)哎,小李,这么大声干嘛?什么亲自不亲自的,多难听!别才当上村长没几天,就忘了根啊!小李啊,记住,我们是共产党的干部,我们来,是为群众办实事的!千万别让群众跟我们产生距离!啊,明白么?
村 长 (陪笑)明白!乡长,你别误会!这张大爷他耳背,你那么小声他听不到!
乡 长 哦?那怎么办?
村 长 (胸有成竹)乡长,你放心,我有办法。这张大爷啊,耳背,听什么都吃力,不过有句话听得特清楚!
乡 长 (感兴趣)哦?有这等事?哪句话?
村 长 乡长,你听好了!(走到门前,往里大声地)张大爷,乡长看你来啦!鬼子进村啦!快开门啊!
乡 长 (大吃一惊)啊?!
村 长 (解释道)乡长,就这句!张大爷对这句话特敏感!大伙儿分析许是小时候听多了,给日本鬼子吓的!
[说话间,张大爷应声而出:“来了,来了!”
张大爷 (开门)谁呀?谁叫我?
村 长 张大爷,乡长看你来啦!乡长特意从乡上下来拜访你!
张大爷 (茫然地)小李子啊,什么香肠?在哪儿?
村 长 (大声对张大爷耳边)是乡长!不是香肠!是香肠来拜访你!唉,错了,是乡长!
乡 长 (上前握住张大爷手)大爷好!
张大爷 (恍然大悟)噢,原来是乡长啊!稀客!稀客!屋里请!屋里请!
[三人坐定。
村 长 (清清嗓子,循循善诱状)张大爷,这个……你知道,现在我们国家的形势是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啊!这个……人们的经济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你看,现在全国……
张大爷 (吸着水烟,突然地)等等!小李子,一见你撅屁股就知道你要拉啥屎!是不是又来劝我买那个什么糠来的?上次你说过, 2000元就成了,对不?
村 长 (兴奋地)对啊!张大爷,你好记性!还记得住!不过,张大爷,不是买糠,是小康。人均年纯收入2000元,就算小康生活了。
张大爷 唉,小李子,别说了,我上次不是说过了吗,不管是米糠还是小康,我都没那个钱,我也想啊,可够不上那个格啊……
村 长 (打断)张大爷,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现在全国各地都在轰轰烈烈奔小康。别人奔了小康,我们可不能落后,是不?特别是像张大爷你这样德高望重的老党员,如果奔了小康,对全村人民,全乡人民,全县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是多么大的鼓舞啊!对吧,乡长?
张大爷 (乐了)小李子啊,就你能说!我能有这么大的能耐,那共产主义早实现喽!
乡 长 张大爷,是这样的。在这次创“百分百小康县”的评比活动中,我们乡拖了全县的后腿。乡领导班子仔细研究了全乡情况后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你们村,于是派我来蹲点,亲自落实你们村奔小康的任务。张大爷,你也算是个老党员了,应该带个头,再看看有啥潜力可挖……
张大爷 (吃惊兴奋地)乡长啊,我还有钱可挖?在哪儿?快告诉我,我天天扛着锄头还找不到啊!
村 长 (哭笑不得)张大爷,是挖潜力,不是挖钱。
张大爷 钱啊!你上次不是全算完了也才900多块么?
村 长 是啊,是啊,但上次也许漏掉了什么东西呢?乡长水平高,他能看出来!
张大爷 哦,乡长还要算,乡长不信啊?(无可奈何地)那你们再算算吧,说不准真还有什么漏掉的值钱的收入。说实话,我也想奔那个什么康的,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有些东西记不住喽!
村 长 (突有发现)咦,张大爷,你还养有小鸡啊?
张大爷 是啊,是啊,前几天村东头你老嫂子家孵了一窝小鸡,我去捉了三对来。闺女嫁了,一个人,闲得慌,养几只小鸡,有个声音。
村 长 (高兴地)乡长,这小鸡长大后可是要下蛋的,下了蛋可是要卖钱的,这算不算收入啊?
乡 长 (眼一亮)怎么不算?这属于可以预计的收入嘛!小李,算算,到年底可产多少只蛋?可卖多少钱?有多少纯收入?
    [小李打开公文包,拿出计算器计算起来。]
张大爷 (吃惊)这刚出壳的小鸡也能算纯收入?
乡 长 (开导地)大爷,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风物长宜放眼量”,眼光需放长远点嘛!小鸡变大鸡,大鸡生鸡蛋,鸡蛋可卖钱,这可是客观规律,颠扑不破的真理啊!有收入是明摆着的嘛,不过是未来的而已嘛。现在搞市场经济,那些股票、期货等等,不都是这个道理吗?所以大爷,你眼中不能光是这几只小鸡,而应该看到一大堆白花花的鸡蛋啊,对不?
张大爷 (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好像你说得也有点道理,可是……
乡 长 (宽容地)有道理就行了嘛,大爷,你都是老党员了,我们共产党人从来就是摆事实,讲道理的嘛!小平同志也说过了嘛,要实事求是嘛!对不,大爷?小李,算好了没有?
村 长 (长出一口气)好了,好了。乡长,六只小鸡,现在是六月底,再过四个月,即十月底,小鸡可长成大鸡;每只鸡每天生一个蛋,到年底有两个月,60天时间,六一得六,六六三十六,可生360个鸡蛋,由于是土鸡蛋,照如今市场价,一元一个,卖蛋可得360元,除去几个月的养鸡成本支出120元,纯收入240元。
张大爷 多少?
村 长 (大声地)六只鸡,360个蛋,纯收入240元。
张大爷 (惊奇地)咦,小李子,你怎么知道这六只小鸡都是母鸡?
村 长 (一愣)这……这倒真是个问题……(忽反应过来)不过,张大爷啊,如果这里边真有一两只是公鸡的话,你的收入就会更加可观了啊!
张大爷 (疑惑)啊?!
村 长 (得意地)张大爷,那样的话,母鸡所生的蛋就不用卖了,你自个儿留着孵小鸡,多好!闭上眼睛,想想,360只鸡蛋,该孵多少只小鸡啊!哇,毛茸茸一大片,多可爱!小鸡长大后又可以生蛋;蛋又可以孵鸡。如此蛋孵鸡,鸡生蛋……张大爷,你明年的收入会少了去吗?真是不得了哇!
张大爷 (吃惊)啊?!
乡 长 (颔首表扬)不错,小李,思维活跃,有创见!
村 长 (发愁)可乡长,这240元加上上次算出的那969.5元,总共才1199.5元啊,这离2000元还差帽子远呢!
乡 长 (安慰道)别急,小伙子,沉住气,越困难的时候越要能够挺住。要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来试试。(转头对张大爷)大爷,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张大爷 什么?你说什么?
村 长 (大声)爱好!乡长问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
张大爷 (明白过来,自豪地)爱好啊,以前没有,这两年学会了一样,我那闺女教会我的,怕我闷。
乡 长 哪一样?
张大爷 哪一样啊?麻将啰!我那闺女说,现在是十亿人民九亿麻,劝我也赶赶潮流!
乡 长 (大声地)张大爷,你老打麻将输赢怎样?
张大爷 (喜滋滋地)刚学会,手气还不错吧,上个月赢了二十多块呢!
乡 长 (脸上笑容更盛)那一年到头怕也赢不少钱吧?
张大爷 (忽警觉)怎么,这也算纯收入啊?
乡 长 怎么不算?张大爷啊,你想想,崭崭新的钞票从别人兜里到了你兜里,不是纯收入是什么?当然,这与种地养鸡不同,但也叫收入啊!这叫智力投资,脑力劳动收入!
张大爷 (迷糊了)好像也有点道理……
乡 长 (宽容地)张大爷,一年到头,说你赢三四百,好像又多了点。这样吧,公平点,取个中间数,200元,再减去点脑力成本50元,纯收入150元。没意见吧,大爷?信我吧!我这人做人做事一向挺公平的。
张大爷 (点头,忽又摇头)啊!
村 长 (按计算器)1199.5元加上150元,得1349.5元。乡长,纯收入已达到1349.5元。
乡 长 (继续笑道)张大爷,平时你闺女对你怎样?
张大爷 (高兴地)那没的说,好啊!别人都说,我生个闺女比别人家的儿子还好。前几天过生日我闺女还给了我50块……
乡 长 (眼放光芒)好,又是50元纯收入!
张大爷 (跳起)这也算?!
乡 长 怎么不算?大爷,闺女没给你就算了,给钱你就拿着,给多少都算!
张大爷 那我闺女出嫁时男方给了600元礼金,这算不算?
乡 长 (激动地一把紧握住张大爷手)哎哟,我的大爷!我的好大爷!这么重大的收入你早说不就结了!怎么不算,还是完完全全的纯收入啊!
村 长 (翻着一张表单,看看,小声对乡长耳边)乡长,这前几项纯收入好办,种植业收入,副业收入,都可对号入座;这打麻将赢钱也可归入投资类收入;可这生日、礼金,这上面没这些种类啊,怎么填?
乡 长 (接过来翻翻,定睛)小李啊,你说我怎么说你呢?刚才还表扬你思维活跃有创见,你就不能再灵活点?这上面不是明明白白有一项养殖业收入吗?就填这!
村 长 啊?!
乡 长 (不满地)啊什么啊?张大爷他老人家辛辛苦苦养大个女儿,这么多年,才收入600多元,还便宜了呢!现在,够2000元没有?
村 长 (忙按计算器)报告乡长,差不多了,一共是1999.5元,四舍五入,2000元!
乡 长 (严肃地)小李啊,怎么能差不多呢?我们做工作一定要实事求是啊!差一点就是差一点嘛!差5毛钱我们可以捐嘛!(从裤包里掏出个硬币,对光一看,然后按到张大爷手心里)我捐5毛!好了,张大爷一家,人均年纯收入达2000元,达到“小康示范户”标准。(从公文包中掏出个铁牌,郑重交到张大爷手里)张大爷,恭喜你,终于小康了!从今日起,你就是光荣的“小康示范户”了!(转头叫村长)小李,我们走,下一家!
老张头 (看看铁牌,看看硬币,喃喃自语)我怎么就“小康”了呢?我怎么就“小康”了呢?这哪儿跟哪儿呀……
        
[幕落。剧终。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