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欣荣:新来的秘书

日期:2013-06-28 点击:1651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时间:现在。
  人物:胡秘书 男,30多岁,书协秘书。
劳主席 男,60多岁,书协名誉主席。
辛主席 男,40多岁,书协现任主席。
 
[景:舞台一分为二:右为劳家,左为辛家。
[幕启:胡秘书手提一方端砚匆匆而上。
(唱)新老主席闹意见,
水火不容翻了天。
上下较劲不得顶,   
秘书我夹在中间就要扁。
               (白)唉
秘书用针要两头尖。
左不能偏来右不能偏,
为了两家息前嫌,
我只好欺上瞒下把戏演。
买来端砚送给劳主席,
说是辛主席送的心一片。
胡秘书 哟,劳主席的家到了。(叩门)劳主席——
劳主席 (上开门)小胡,请进请进!(见手提的端砚玩笑地)送礼来了?!
胡秘书 (笑嘻嘻地一脸和事相)不是我送的。
劳主席 谁送的?
胡秘书 你猜。
劳主席 我猜?(拿起砚端看)龙凤端砚,这份礼不轻呀!谁这么看得起我这个老不死的呀?
胡秘书 这个人你绝对猜不到的。
劳主席 猜不到?但是我能猜到一个人绝对不会送!
胡秘书 这个人是谁?
劳主席 你们当任的辛主席!
胡秘书 你刚好猜错了,这个龙凤端砚偏偏就是辛主席送给你老人家的!
劳主席 哈,哈!小胡呀!
人家辛主席眼精额上长,
给我送礼定反常。
这礼到底是谁送,
请老老实实跟我讲。
胡秘书 这礼确确实实是辛主席所送。(拿出端砚)你看,辛主席知道你对端砚情有独钟,专门拿端砚送给你。
劳主席 是端砚不假……但是…这端砚送得有点……
胡秘书 (另场)难道这老书骨看出了破绽?(对劳主席 )这礼送得有点唐突。辛主席说,上次书评会上顶撞了劳主席,送这个礼算是赔礼道歉。
劳主席 啊,原来是赔礼道歉的礼。
胡秘书 对!对!
劳主席 那…这礼我更不敢收呀!
胡秘书 什么敢收不敢收,他诚心送,你就放心收。
劳主席 我看…这礼未必诚心送。
胡秘书 怎讲?
劳主席 小胡呀!
        (唱)他若诚心来送礼,
理应上门到人前,
却为何要你来代劳,
这礼有心无心费思量。
胡秘书 (唱)领导送礼秘书代劳很正常,
礼到心到人亦到。
见礼见心亦见人,
哪管他费不费思量。
劳主席 小胡!你刚来不久,不知道,我这老不死的……
胡秘书 (紧接)我知道,你老人家一般不收礼……
劳主席   你还是把礼退回去吧!
胡秘书   (急了)退回去?(笑嘻嘻)劳主席,这礼退不回去呀!
劳主席   怎么啦?
胡秘书 这……
劳主席 好了,不为难你了,这礼我收…
胡秘书 (高兴)谢谢…
劳主席 但是,一定要辛主席亲自送来。
胡秘书 (惊呀)吓!谁送不是一样吗?
劳主席 不一样,我们见面还可以聊聊天,就这样吧,我在家等他。(把端砚放在胡的手上,推胡出门。内下)
胡秘书 (出门)这个犟老头,赌起气来比柳公权还硬,怎么办?
        (唱)瞒以为收下端砚算完帐,
              俩家和好开封疆,
              却剃头徒弟遇着癞痢头,
              叫我这个小小秘书怎收场!
(白)砚……砚……砚!(想了想)对了,我何不又将这端砚回送给辛主席?!说是劳主席送的礼,辛主席见礼定会心自开,到那时…
(唱)那怕劳主席犟上又加犟,
一个巴掌拍不响。
买下辛主席心一份,
俩人遇事定有好商量。(下)
[辛主席家。辛在练字。他心烦意乱地练“德”字,写一张挂一张,最后都把“德”字揉在一团扔掉。
[胡秘书手提端砚上。刚好被纸团扔着。
胡秘书 我说辛主席,你又为“德”字发愁了,是吗?
辛主席 我查遍了包括《康熙字典》在内的所有字典,“德”字中间都有一横,为什么他……
胡秘书 (和事地)嘿,“书法无错字”,多一横少一横你就由着他老人家吧。(拎起端砚神秘地)那,老人家向你赔礼道歉来了!
辛主席 什么,他向我赔礼道歉?!
胡秘书 铁证如山!端砚为证。
辛主席 他原谅我啦?
胡秘书 他原谅你了。
辛主席 (思索地)劳主席能向人赔礼道歉?!少有的啊!
胡秘书 (怕辛看出破绽,忙解悉)管他少有多有,人家礼就送上了。
辛主席 对!对!
(高兴地唱)
老主席有气量令我敬仰,
他敬我一尺我要敬他一丈。
晚辈以礼还礼莫迟延,
登门谢礼老兄长。
(白)把我家传之宝——龙凤墨一对送去!(入内拿墨)
胡秘书 (面对观众)又要送龙凤墨!哎哟,事情越搞越大了!
辛主席 (拿龙凤墨复上)小胡,走!
胡秘书 (推却地)辛主席,这家传之宝价值不匪,我看……
辛主席 人家端砚价值也不少啊,我难道就一毛不拨?不能!不能!
胡秘书 那……我就帮你送去吧。
辛主席 不能!人到心到礼才到,人家老主席是前辈,我必须当面感谢他!
胡秘书 (另场)这场戏要穿帮了!
辛主席 走!(欲下)
胡秘书 (心生一计)辛主席,先打电话问问劳主席在家没有,不要白走一趟。
辛主席 也好。(欲打电话)
胡秘书 (机灵地)我来打。(用手机装着拨号,片刻)劳主席不在家。
辛主席 劳主席不在家?
胡秘书 辛主席,你明天就要出差了,还是我想办法帮你送吧,到时,我还可以帮你美言几句,再楚楚他对你还有什么意见没有,有些事情你在场还不好说呢。
辛主席 这……也好,回礼宜早不宜迟,那你就抓紧时间帮我送去吧,就说我本来要亲自上门拜访的,刚好要出差了,出差回来再登门拜谢。
胡秘书 这个话我会说。
[辛主席内下。小胡出门。
胡秘书 总算脱身了。(感叹地)唉!出门容易入门难啊!走一步算一步吧,鬼叫你想做“和事佬”呀!
(唱)枯砚没水难磨墨,
干墨没水不成墨。
我愿作砚中水,
水在墨中变成墨。
我愿作水中墨,
墨在水中变成水。
水和墨,墨和水,
水墨交融方成墨。
秘书我,要和事,
大事磨小事,
小事磨无事,
待我欺上瞒下左骗右骗痛痛快快把事磨。(匆匆而下)
辛主席 (疑问地上)不会吧,劳主席不在家?我送这么大的礼,人不到,电话总要打一个吧?(欲打电话)不对呀……小胡好像有什么瞒着我似的……(下决心地打电话)
[劳主席家电话响。
劳主席 (内上接电话)喂——
辛主席 老劳,(另场)小胡又说不在家。(对电话)我是辛天明呀,谢谢你送的厚礼呀!
劳主席 什么?!我没送礼呀!
辛主席 (奇怪地)你不是叫小胡送来龙凤端砚吗?!
劳主席 小胡刚送来端砚,说是你的,怎么倒过来讲了?
辛主席 我也没送呀。
辛主席 这就奇怪了!劳主席,我马上到你家。
劳主席 好呀,我在家等你,浓墨侍候!
 [俩人放下电话,分别独白。沉思的音乐起。
 
 
辛主席
何来生出送端砚呢?
劳主席
 
劳主席 莫不是,前几天我和小辛闹过意见……小胡从中给我们台阶……
辛主席 对了!小胡瞒着我给老劳送礼,就想和和我们的关系。
劳主席 如今的年轻人,就是喜欢搞鬼点子。
辛主席 小胡这个鬼点子出得好,其实,那天书评会上,我也冲动了一点,让劳主席面子有点过不去。
劳主席 (感叹地)对,这个鬼点子出得好呀!人老了,有些事情还得让让年青人了。(感叹地)“德”字容易写,用起来不容易啊!看来,小胡比我们用得好啊!这个新来的秘书,新来有新款呀!(下)
辛主席 (打电话)喂——小胡呀……
胡秘书 (边接电话边上)辛主席——
辛主席 你现在在那里?
胡秘书 我现在……就在劳主席的家门口了。
辛主席 (明知故问)辛主席在家啦?你等等,我们一块儿进去。(放电话内下)
胡秘书 “一起进去”?这回穿帮了!唉!
 (唱)哪管它穿帮不穿帮,
官官和气我好当。
事到如今我顶硬上,
惟有三人见面再来实话实说把话讲。
[辛主席追上。
胡秘书 (尴尬地)辛主席……我…我们一起进去吧。
辛主席 到家再说、到家再说!
[胡按门铃:叮当——。劳主席内上。
劳主席 天明!
辛主席 (从胡手接过“龙凤墨”)老劳,这对墨是我家传的龙凤墨,送给你,请你笑纳。
劳主席 (递递眼色,话中有话地)天明呀,刚才你不是叫小胡送来了龙凤端砚吗?现在又送家传之宝龙凤墨,我受之有愧啊!
辛主席 (也话中有话地)礼有往还嘛,既然你叫小胡把龙凤砚都送来了,我总不能白白受人之礼呀!龙凤墨配龙凤砚嘛!小胡,你说对吗?
胡秘书 对对!龙凤墨配龙凤砚嘛!
劳主席 (装着)噢,“龙凤墨配龙凤砚”!(大笑)
[三人同时“哈哈”大笑,各有各的笑意。
劳主席 天明,今日小胡把这个“德”字写得完美无缺,我们俩惭愧啊!
胡秘书 (也听出话外之音)两位主席,是这样的……
劳主席 小胡,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都清楚了……(对辛主席)辛主席,小胡为我们两头跑,又送砚又送墨,够辛苦的了,我们送他一副对联,怎么样?
辛主席 好,老劳有吩咐,我只好献丑了。小胡,磨上我的龙凤墨!
胡秘书 好!
[三人忙于铺纸、磨墨、书写。
[伴唱:秘书手中墨,团团在水中,
兜兜转转水墨相交融。
一对书法家,情谊相涌动,
写写画画和谐在其中。
        [劳主席、辛主席写字。写完亮字。
劳主席 (念)包容方为高境界。
辛主席 (念)和谐二字值千金。
胡秘书 (拍手称快)好!好!
[三人欢乐场面。
[幕落。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