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启正 章晖 杨艳丽 :诗歌

日期:2020-05-12 点击:888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诗歌

  五月

  曹启正


  告别春深似海,迈进夏天的门槛


  蛙鸣四起,搅动农人的秧田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母亲


  无法知晓


  缤纷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是她的节日


  她依旧在水田里侍弄着她的秧苗


  在田野里虔诚地写下绿色的诗行


  季节知道她的意图


  未来的稻子也知道她的意图


  千里之外,家乡烈日下的农田


  如蒸笼般烘烤着母亲的身体


  烘烤着母亲的希望


  村口的小河哗哗的流淌


  应和着母亲插秧撩动的水声


  母亲的身影如弓,倒映在水田里


  像一幅朴素的山水画


  此刻


  我多想变成一袭清风,轻拂她的白发


  送去一丝清凉


  像儿时钻进母亲温暖的怀抱


  让远行千里的我归来仍是少年


  五月


  母亲穿梭在忙碌的田间地头


  田野飘来阵阵秧苗的清香


  让我在这个五月的节日里


  绽放一脸的幸福和回忆


  母亲(外一首)


  章晖


  你倾尽一生调着墨


  直到将自己调白


  将乡村调成你的版图


  将山川调成长有耳朵的禽畜


  现在,你披着霞光坐在夕阳下


  万物皆有灵性


  任何风吹草动


  都无法撼动你孕育的疼痛


  唯有身处异乡的小女儿


  将一枚石子炼成丹


  你吞下当药引


  当无数双手捧出节日的灯


  像突然返乡的萤火虫


  照亮你内心无边的空寂


  喊魂


  儿时,在乡间玩野了


  夜间总会莫名地哭闹


  母亲说这是把魂弄丢了


  她总会在屋外轻声喊


  我那长耳的魂


  真的沿乡间小道跑回了家


  二十岁以后


  在他乡,夜深人静时


  我也会躲进小屋一个人哭闹


  任凭母亲如何喊


  魂却回不到故乡


  而今,年迈的母亲已无力喊


  我也忍住悲伤


  电话情思


  杨艳丽


  距离从来不是问题


  时间早已忽略不计


  我用频繁更换的手机


  与你枕边触手可及的座机亲昵


  习惯了你超大音量的声音


  生怕我在这边听不清晰


  我也渐渐变得慢声高语


  无论是例行问候


  还是节假日祝福


  抑或闲话家常


  你总是兴奋不已


  哪怕隔三岔五


  有时又数月不理


  你从无抱怨


  而我,歉疚写在心里


  穿越遥远的距离


  牵挂从未停息


  电话里


  有母亲不变的希冀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