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代高:送妻远行

日期:2015-09-25 点击:1333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天天与妻一起厮守,难免牙齿舌头磕磕碰碰。这天妻告诉我,她要出趟远差,我毫无心理准备,觉得太突然了点!但又不好阻拦,只得送妻远行。
  单车载着妻到了码头,在妻要登船的那刻,我们几乎同时伸手相握。握着妻的温热的小手,我心里突然觉得异样的温馨。妻的大眼异乎寻常的发亮,一个劲地叮咛我:明早的米粉已为你买至家中,用水泡好,连后天的菜也备好放在冰箱里了,只是吃完以后就要你自己去跑菜场了……
  我这时才认真打量妻的装扮:白色的衬衫,外套一件马甲,下着黑色大摆裙,褐色长袜,黑色皮鞋。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用铜发卡绾住,发梢直垂肩背,那发卡还是我几年前送她的生日礼物。原来久久不用是等到远行时佩戴,个中深意我忽然悟出,心中自然又热了一下,眼前的妻比平时显得俏丽潇洒。其实平时的她也这般装束,怎么就没有此时耐看?她忽闪着大眼,舍不得松手,然而,汽笛催人,她只得依依不舍地登上船舷,正要进舱时,忽然转过身背,向我频频挥动小手,我也连连晃动着手,有些语塞:“一路顺风、一路顺风……”妻进舱后又从窗口探出头来向我张望,手仍在挥动,我伫立晚风中,目光久久凝望,仿佛又回到了初恋季节……终于,轮船载着妻和夕阳的余晖消失在水天苍茫的暮色之中。
  回到家里,尽管室内一切依旧,然而我总觉得空荡荡的了。我又茕茕孑立、形单影只了。心里老惦记着在路途上的妻,天天扳着指头计算妻的归期,恨不得把几十天的时光一下子从日历上扯下,让日子一天之内就跳跃到妻归的那天。
  夜里看书不进,写字不宁,老望着帐顶发愣,妻的千般好处,万种柔情齐集心头,眼中总是晃动妻的身影。那些我曾恨过,甚至在心中还诅咒过的妻子可恼处竟一件也忆不起来了。有时又生出种种想法:妻现在何处,可安全么?远方的天气是不是会突然变冷,那身薄裙济事么?妻也想我吗?又会给我买什么样的礼物呢?想着想着,便迷迷糊糊睡去,可在梦中,还是想妻……
  古诗云: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而我却想改改这句古诗:两情若是真挚时,最好是朝夕相处。不过,这次的别离也有收获,将使我日后随时注意:不要轻易小觑妻的存在。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