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纯:从纸婚走到金婚

日期:2015-09-25 点击:1341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恋爱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诗人。他的海誓山盟说了一箩筐,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变着花样说,或推陈出新,或精心修辞,反正类似的意思说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遍,我便欢天喜地嫁了。
  都说结婚第一年叫“纸婚”。那时我的理解是,在“纸上柔情蜜意”的婚姻。我俩都爱舞文弄墨,平时少不了互相写个情诗啥的,笔墨传情,纸上花开,真是风花雪月称二两,饿了吃花,渴了饮雪,日子浪漫得跟李清照和赵明诚似的。谁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一准儿和他急。婚姻是爱情的最好归宿,我梦里都笑醒过很多回,觉得自己可算是嫁对了。可是,爱情只有七个月,剩下的是生活,我不得不佩服说这话的“哲人”。七个月后,各自的缺点渐露端倪。“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结婚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样。”这些话成了争吵的开端,于是乎,互相揭短,互相贬低,吵吵闹闹的日子开始了。真的觉得“纸婚”薄得如此轻飘飘,一不小心就灰飞烟灭,无影无踪了。
  还好,带着十二分的小心,在婚姻的河里趟过几遭,便知道深浅了。一晃5年过去了,进入了“木婚”。木婚,过了风雨飘摇阶段,稍稍稳固了一些。孩子3岁,张着胳膊叫爸爸妈妈,两个人便笑开了花,小家伙成了婚姻稳固的砝码。烟火夫妻,每天挂在嘴边的就是柴米油盐,互写情诗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想起当初因为他的诗里一个词语,甚至一个标点而幸福甜蜜,觉得好像是上辈子的事。偶尔翻起那些陈年旧字,连自己都要起鸡皮疙瘩。
  转眼到了“七年之痒”,也就是“铜婚”。铜虽然比铁坚韧不易生锈,可是“痒”的感觉也很难受,说白了就是厌倦。两个人似乎都觉得对方像空气,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我穿什么衣服,做什么发型,他看都懒得看一眼。而与此同此,我竟然发现他的手机里多了旧情人的电话号码。接下来是争吵,再争吵。后来才明白,争吵也是因为在乎,因为爱,两人终于握手言和。
  过了“七年之痒”一劫,我们的婚姻走向10年“锡婚”,15年“水晶婚”。期间,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甜蜜有争吵,唯一不变的,是两人的手永远牵在一起。15年了,不容易啊!如今,彼此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会意。终于明白,爱就是我为他煲一锅鸡汤,他为我削一只苹果。
  我能想象得出,到了“金婚”,日子会咋样。那时我满头白发,他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他翻着一本书,在躺椅上打盹。我在阳台浇花,突然,我喊了起来:“老头子,我的花开了!”他吓了一跳,直起腰说:“这花开了又不是一年两年了,年年都开,你年年都一惊一乍的。”我说:“日子年年都过,你不年年都过得有滋有味么?”
  他笑笑,继续躺在躺椅上,用苍老而动听的声音唱:“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老得哪儿也去不了,坐着摇椅慢慢聊……”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