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期任:一截木头的命运

日期:2017-11-30 点击:1250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一截木头的命运

      □封期任

  从一根木头里走出,又回到一根豁开的木头里。

  你被时光的手,搓揉成一个木雕,甚或成了一只神性的木盒。

  一棵棵圆形的树木,在你斧劈、锛凿、铇光、锯剖的手下,沿着墨斗弹射的线,把一根有血性的木头,精准地切割成一些有思想的桌椅、橱柜、门窗以及木屋。

  就是这样,在岁月的手里,你把心志磨亮,把手艺磨精,把信仰和追求磨成闯荡江湖的鲜活与艰辛。

  面对你,我不说时光的美好,也不说季节的充盈,更不说过往的起起落落。

  我只说你的身心,自扑入木器活的那刻起,便把许多锯末,契合成一阕江南词牌,诵咏山野时光的祥和。

  很多时候,你总是像一只苍鹰站在风叉口,无论我怎么努力,总找不回神龛上供奉的斧钺,曾经劈砍的声音。

  于是,我把鲁班先师的牌位同祖宗牌放在一起,用绿锈包裹的锋刃,追溯木器伊始的由来。

  追溯一截木头的命运,在沧桑变幻的浪漫里找出豹纹一样的青春脉络。尽管墨斗干枯,你手持的凿子依然挖出隼卯,紧扣住的那些雕花廊檐,像绸缎一样,那么光滑那么柔顺。

  锯子切割的意志哦,会在时光的某一个节点上,准确地切割出甘甜的生活。

  倏然间,拿捏、提起、放下……这些,比舞蹈还美的肢体语言,拓展出一条开阔的路,穿越时光的壁壘而延伸至永远。

  那些比尘土还要轻的锯末,俨若厚重的词语,开合纵横,腾挪隐忍,浓缩成一部木之经典的简史,在栉风沐雨里,叙述你骨骼鲜明的棱角,一生一世爱的歌谣……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