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学习

诺贝尔奖官方采访实录│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古尔纳:文化分歧不会是永久性的

日期:2021-10-09 点击:114 信息来源:诺贝尔奖官网、中国艺术报 编辑人员:文联管理员

640.webp (25).jpg

202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Abdulrazak Gurnah)


诺贝尔奖官方采访

202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

文化分歧不会是永久性的

作者│亚当·史密斯

编译│孙菊蘅


10月7日,2021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后,负责诺贝尔奖推广的亚当·史密斯(Adm Smith)第一时间电话采访了获奖者、坦桑尼亚小说家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Abdulrazak Gurnah)。 


“一种吝啬”,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是这样描述欧洲一些人对难民的态度的。毕竟,他说,“欧洲人涌入世界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他建议那些寻求救助的人也应该被视为“有才华、精力充沛、有奉献精神的人”。在他刚刚听到获奖消息的这段简短的谈话中,他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惊讶之情非常明显。“我只是在想‘我想知道谁会得到它’”,古尔纳说:“我认为这是一个恶作剧,我真的这么认为。”


采访实录

 

古尔纳: 你好。


史密斯:是Abdulrazak Gurnah吗?


古尔纳:是的,是的。


史密斯:你好,我叫……


古尔纳:我刚刚在电脑上看公告,请问你是谁?


史密斯:我叫亚当·史密斯,我是从诺贝尔奖的网站打来的。你介意讲话吗?还是想看公告?我无意打扰。


古尔纳:好的,那么你想怎么做呢?因为听记者的话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相信我很快就会听他们讲话了。


史密斯:你确实会的。我认为这就是要传达的信息,你的生活将在短时间内改变,如洪水一般。你怎么看这个前景?


古尔纳:好吧,我还在接受它。我想这是不可避免的,它就像一个,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奖品,但是是的,它是不可避免的。好吧,我相信我可以从容应对。


史密斯:你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


古尔纳:他打来的电话,抱歉,常任秘书叫什么名字?


史密斯:马茨·马尔姆(Mats Malm)。


古尔纳:是的。大约10分钟、15分钟前,他给我打电话,我以为这是个恶作剧。我真的这样以为。因为,你知道,这些事情通常会提前几周,有时甚至提前几个月,关于谁会是,你知道的,谁是获胜者,所以我根本没放在心上。我只是在想‘我想知道谁会得到它’。


史密斯:他是怎么说服你的?


古尔纳:嗯,他一直在小声说话,我……我……然后他告诉我……这个网站,瑞典学院的网站,我说好,我会去看一下,但请再告诉我一些消息。所以他一直很平静地说话,我想最后我还在想‘我会等到我看到它,或者听到它的时候再说。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所以……


史密斯:嗯,就是这样。它是真实的。


古尔纳:是的,确实如此。是的,确实如此,是的。


史密斯:你知道……我只是……诺贝尔奖……


古尔纳:抱歉,电话打进来了。


史密斯:这些电话是应该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试图这么快找到你。我希望你不要介意。如果你能陪我几分钟,那就太好了。


古尔纳:我可以对这个人说点什么吗?


史密斯:当然,当然可以。


古尔纳:(与刚打进来电话的人说话)你好,我可以……我猜你刚刚听到这个新闻了?我正在与瑞典学院交谈,请在5分钟内给我回电,再见。(与亚当·史密斯说话)你好,你还在吗?我想那是BBC。


史密斯:是的,当然,他们会想和你通话,每个人都想和你说话。但是,授奖词谈到了你处理“难民的命运”和“文化与大陆之间的鸿沟”的方式。现在显然是一个特殊的时刻——我们正处于难民危机之中。但是你能不能说一下你如何看待文化之间的分歧?可以有多种描述事物的方式。


古尔纳: 我不认为这些分歧是永久性的,或者以某种方式无法克服的。当然,人们一直在世界各地流动。我认为这是一个……这种特别是来自非洲的人来到欧洲的现象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但当然另一个……欧洲人涌入世界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已经经历了几个世纪。所以我认为欧洲如此困难的原因,对于欧洲的很多人,对于欧洲国家来说,接受它可能是一种......好吧,长话短说,一种吝啬,好像没有足够的东西可以四处走动。当这些人中的许多人来时,他们首先需要,因为坦率地说,他们有一些东西可以给予。他们不会……他们不会空手而来。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才华横溢、精力充沛的人,他们有东西可以给予。所以这可能是另一种思考方式。你不只是把人们当作,你知道的,一无所有的人,但是,把这件事想成是你首先向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而且是那些可以做出贡献的人。


史密斯:科学家们倾向于将他们的工作描述为游戏,仅仅是探索的乐趣。你写作的时候有这种感觉吗?


古尔纳:好吧,当我完成的时候我感到很高兴!(笑)但是,是的,其中很多东西显然是令人欲罢不能的、无法抗拒的,你知道,作家们坚持了几十年——如果你讨厌它,你就不能这样做。我想这是一种,制作东西的乐趣,精心制作的乐趣,把它做好的乐趣,但它也是一种把东西表达清楚的乐趣,一种给予乐趣的乐趣,一种陈述的乐趣,一种说服的乐趣,诸如此类的乐趣。


史密斯:真的非常感谢。我必须说在每个试图联系你的人的攻势下,你非常清醒,所以谢谢你。


古尔纳:好的,好的。谢谢。再见。


史密斯:我希望我们下次有机会多说几句,但在此刻,祝贺并感谢你。


古尔纳:好的,谢谢,非常感谢。谢谢你。


史密斯:祝你好运。


古尔纳:再见,再见。


史密斯:再见。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