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杂家黄苗子

日期:2013-07-08 点击:6449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黄苗子:
 
漫画界“掮旗抬枪的人物”
 
 
 
 
《作家漫像》之鲁迅,周作人和冰心 。
 
 
黄苗子与郁风的结婚照。黄苗子很得意自己娶了一个"高妹"。拍照时,叶浅予特意在他脚下加垫了两块砖。丁聪为这对夫妇画了一幅画,夏衍幽默题字:"此风不可长"。
  提及黄苗子,浮现人们脑海的是一个笑眼弯弯的老顽童,他是艺术杂家,在漫画、书画、诗歌、理论研究等多种领域皆有建树。他与夫人郁风双双闪耀于中国艺坛,一对神仙眷侣羡煞旁人,他们结交甚广,是抗战和建国初中国文化精英沙龙“二流堂”的活跃人物。也因“二流堂”,两人在“文化大革命”中饱受摧残。
在黄苗子的诸多身份中,最为人所推崇的是“书法家”和“学者”,而黄苗子自己最看重则是“朋友”。而他与艺术界的友情,则是从漫画开始。
2012年1月8日,年近百岁的黄苗子走完了他的风雨人生。有人感叹:中国三十年代的辉煌漫画史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小说》半月刊自第三期开始,每期刊登了二到四位作家的漫像,先后被黄苗子画到的作家有:鲁迅、老舍、周作人、朱湘、丁玲、庐隐、冰心、田汉、洪深、欧阳予倩、唐槐秋、邵洵美、徐志摩、刘呐鸥、黑婴、穆时英、孙福熙、丰子恺、许地山、王统照,共二十人。  
■“忘年交”黄般若为他取笔名对黄苗子,中山人并不陌生。在市文化艺术中心的友梅厅内,人们可近距离欣赏到他年过九旬时创作的巨幅书法。晚年的他与中山书画家亦多有交往,给予了宝贵的指点,并携夫人重返家乡寻根。在他家乡——西区长洲的黄氏大宗祠内,展览着黄家三代人的故事:祖父黄绍昌是清代大儒,两粤名宿,多出其门。父亲黄冷观是同盟会员、知名的报业家和教育家。出生于显赫的书香世家,黄氏后人也是人才辈出。不过,黄苗子的弟弟黄祖民总结出这么一条“黄氏定律”——小孩子越调皮,成就越大,而兄弟中最调皮捣蛋的那一个,就是黄苗子。黄般若之子、漫画史学家黄大德对本报记者说,黄般若对黄苗子早期的漫画也有影响。黄般若是国画家,注重线条,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也画漫画,其画风先后受到上海漫画家黄文农和比亚兹莱的影响。而在黄苗子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后期创作的漫画中,同样可见比亚兹莱的影子。16岁那年,黄苗子在《上海漫画》上发表了第一幅漫画《魔》,即是一幅比亚兹莱式的诡异黑白画,当时入选于香港中学生绘画比赛。主编叶浅予见了来稿大为惊喜,亲笔给他写了鼓励信,从此,两人开始了交往。谈起自己的美术生涯为何始于漫画,黄苗子说:“我从小就是个没正经的人。”他的偏好总是不同寻常。初学书法时便钟情于怪怪的郑板桥体,就“连作诗都喜欢作‘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那一类打油诗。”小时候看戏,他最爱看花脸登场,他认为,画漫画与戏场上的花脸异曲同工,同样是用艺术的手法,把现象特征化和夸大地描画出来,就像是为社会中的角色勾勒出适合其身份的脸谱。■利用特殊身份推动抗日漫画《中国漫画史》中收录了黄苗子的漫画代表作之一《狐假虎威》,黑白分明。画中的老虎头上呈现出象征日本的“太阳”标记,一只尖嘴“狐”紧跟其后,势做帮凶,画面的左上角生长着一棵松树,象征着中国的东北,老虎伸展着肢体,将魔爪越过长城,直逼而下,右下角露出一张惊恐的脸。它生动描绘了1936年处于危难中的中国——1931年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领了我国的东北,继而铁蹄南下,已武力侵入华北、华中地区。国难当头之际,中国漫画家们在全国各地发起漫画抗敌。1936年前后,中国漫画达至巅峰,在中国漫画的发祥地上海,鲁少飞、叶浅予、张光宇、张正宇、王敦庆等人共同发起筹备了 “全国第一次漫画展”,黄苗子和王敦庆共同担当书记。1936年11月4日,展览首先在上海最繁华的路段——南京路上的大新公司四楼举行,展出来自全国和海外华侨漫画界的六百多幅作品。此时的黄苗子,并非专职的漫画家,他的正式身份是国民党政府的一名公务员——1932年,十九岁的黄苗子怀着抗日的热情,从香港离家出走,只身前往上海。可在轮船抵达上海的那一刻,他就被上海市市长吴铁城派人 “抓进”了市政府。原来父亲黄冷观早以电报通气给其好友兼同乡吴铁城。在随后的近二十年里,黄苗子的仕途与其“监护人”吴铁城紧密相连。不过,相比做政客,黄苗子更热衷与文化人结交。他说:“我不管什么是左派右派。我对共产党没仇恨,对国民党也没好感。但我喜欢帮朋友的忙。”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黄苗子为文化界筹划资金,打通关节,帮助开展活动,如为夏衍创办《救亡日报》出谋划策,甚至冒着风险,营救了一批被捕的进步人士。1937年4月,吴铁城担任广东省政府主席,黄苗子也被调至广州,任吴铁城办公室的机要秘书,并积极投身于漫画抗战活动中。卢沟桥事变揭开了全国抗日战争的序幕。当 “全漫展”抵达第二站——广州,他们乘机联办了当地美术家的“抗日漫画木刻展”,在短期内将展会扩至空前规模,该展在广州禺山中学举行。黄苗子的两幅作品《香港》和《捐输为国》参展。后世评论,这是广州漫画界举办的最为重要的一次展览,它轰动了整个华南。1938年初,当全国漫画作家协会在武汉成立战时工作委员会,身在广州的黄苗子被推选为十五位委员之一,与他共同当选的是张光宇、叶浅予、鲁少飞、梁白波、张正宇、陆志库、张乐平、张仃、张文元等当时漫画界的中坚人物。黄大德评价,黄苗子虽是“小字辈”漫画家,却是漫画界“掮旗抬枪的人物”。他认为,黄苗子对漫画艺术的贡献,不在于他的作品,而在于他当时运用工作、地位与权力,在组织、宣传、资金等方面给予文化界朋友莫大支持。■“最重要的是艺术与友情”晚年的黄苗子回忆,二十多岁时,他不太懂政治,也没有兴趣。但在国共博弈中,他还是扮演了特殊的角色。在与众多文化人的交往中,黄苗子爱上了郁达夫的侄女郁风——以革命者自居的艺术家。虽然政治身份不同,对艺术的共同热爱最终使他们走在一起。1944年,在重庆,在那个特殊历史时期,他们的婚礼受到文化界与政治界的共同关注。国民党要员吴铁城主持了婚礼,共产党领导人周恩来、董必武也对其进行了宴请。次年,毛泽东来重庆谈判,也与黄苗子见了面。上世纪四十年代后,黄苗子因艺术爱好及工作岗位的转换,并没在漫画上继续。但在他后来书法及绘画作品中,我们仍可见漫画的影子,黄大德说:“尤其他晚年以古文字入画、入书的作品,如《国殇》、《杀头大要紧,只要主义真》等,都可视作漫画观。”黄苗子对各个艺术领域皆是兴趣浓烈,是中国文化系统中不可多得的杂家。他却自谦为“一个打杂的”,不过,杂交的艺术,往往呈现旺盛的生命力,无论社会如何动荡,风向如何变化,黄苗子都能在艺术上有所发挥,有所追求,有所建树,成为一棵艺术常青树。“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艺术与友情。”他说,若非在弱冠之龄遇到了叶浅予郁达夫张光宇等人而进入艺术界,和大量艺术家们交往请益,他可能完全是另外一种人生。耄耋之年,他写下《画坛师友录》,记叙与三十多名文化名人的友谊。其中一篇是写给叶浅予的《山高水长》:“我利用那年春节放假,偷偷地离开家里溜到上海。从此,我就和上海的漫画家们厮混起来。这批人‘阴魂不散’,到老还是像小猫那样依偎在一窝之中……”中山漫画馆收藏了黄苗子之子黄大威捐赠的其父使用过的电脑和文具,以及一批珍贵的图片资料,其中,有黄苗子担当上海 《小说》半月刊美术编辑时(1934年)创作的数幅《作家漫像》,展现了他早期的美术活动及一群中国文化精英的时代风采。著名藏书家谢其章是《小说》半月刊(1934年)的唯一全份收藏者。2012年1月8日,听闻黄苗子百年而去,他感慨:“如今,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文学家和漫画家全体不在了,在他们的身后是长久的空白,这也许才是黄苗子去世带给我们最大的悲哀。”
链接一:"黄苗子"笔名的由来
黄苗子是少年黄祖耀为躲避父亲约束,在香港报刊上发表漫画所用的笔名。他在12岁时便投身岭南艺术大师邓尔雅门下学习书法,但最让他爱不释手的是叶浅予主编的《上海漫画》,每期必买。在邓尔雅家中,他认识了比他年长十二岁的岭南画家黄般若,当时也正以笔名投稿漫画。共同的秘密,这对"忘年交"的情谊又加深了一层。"苗子"一名,即是黄般若建议黄祖耀,将小名"猫仔"去掉偏旁部首后得出的。
链接二:"二流堂"
抗战时期,黄苗子夫妇经常参加进步文化人士在缅甸华侨唐瑜的"碧庐"聚会。这批一流的文化精英将沙龙调侃为 "二流堂",上世纪五十年代,黄苗子和郁风、吴祖光和新凤霞搬入北京栖凤楼,又组织了"北京二流堂"。不想,文化大革命期间,黄苗子因"国民党特务"和"二流堂"问题被关进秦城监狱。但他以天生的达观熬过了七年寒窗,出狱后还写出 《捉虱》奇文,汇报自己研究监狱臭虫的"成果"。
 
来源:中山日报 作者:文 记者 廖薇图 由中山漫画馆提供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