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君葆:家风熏陶出来的伟大学者

日期:2015-03-10 点击:4721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战火纷飞中他守护百箱古籍生前百本日记现成珍贵史料
 
陈君葆:家风熏陶出来的伟大学者
 
 
 
 
 
【人物简介】 陈君葆(1898-1982) 广东香山县人,知名学者,爱国教育家,文学家,宗教哲学家,政治活动家,幼年就读于乡间私塾,11岁随父亲陈佩芝前往香港,肄业于皇仁书院,毕业后考入香港大学。1921年,陈君葆从香港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历任马来西亚半岛华侨教育督学,香港大学中文学院讲师,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馆长,香港中英文化协会、港大文学会、新文字学会的创建倡导者(之一)。香港华人革新协会主席,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广东省政协委员。1941年参加宋庆龄女士组织的保卫中国同盟。20世纪30 年代末至 40 年代初,与当时到香港的中国政要及文化界知名人士,有广泛的接触和密切的交往,其中包括宋庆龄、李济深、黄炎培、郭沫若、柳亚子、许地山等。
《陈君葆书信集》节选
 
香山人物
陈君葆生于1898年广东香山三乡平岚的一个书香之家,从小就有良好的家庭教育,他在他的日记里记下了这样的话 “从束发以来,就明白爱国是天经地义的事”。在他的一生中,做过很多有意义的事,其中最闪亮的事情就是为国家守护了111箱国宝级古籍。他写下了的100多本日记,记载了其与多名文化名人的交往,也为今天人们回望上世纪三十至四十年代的香港巨变打开一扇窗口。
坚守家训
民德新民止善振邦
陈君葆的祖父陈显廷在咸丰、同治年间专门经营茶叶出口,常往来于汉口、上海、杭州等地,贸易做得风生水起,得到了嘉奖,被赐封为“朝议大夫”,并授“大夫第”的牌匾以资表彰。
其父陈佩芝对陈君葆的教育很重视,他为儿子写下了这样的家训:
儿辈莫愁贫但能好学力行知耻便为佳子弟
后生果可畏达到明德新民止善振起旧家邦
在他的父亲看来,好儿郎的标准就是好学、勤奋、知耻,明德、新民、止善方能兴起家业。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进了三乡云台私塾启蒙,随后送进桂山学堂就读。
陈佩芝经常往来于日本的横滨、神户、大阪等地经营生意,因而早已跳出了因循守旧的传统教育,他已认识到外面世界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此,在陈君葆9岁的时候,他就带着陈君葆去了香港,并在1909年入育才书社就读,育才书社是一所新型学府,师资力量好,中西学课程都有。陈君葆在那里学习起来如鱼得水。
学习成绩优秀,他得以进入香港第一所官立中学——皇任书院就读。
1916年顺利地考入了香港大学。他在那里修读政治经济,又兼读了会计、法律和历史,这是他以后成为学识渊博、学贯中西打下坚实的基础。
这一切,都源于家庭的好学之风,勤勉好学、民德新民、止善兴邦,这些优秀的性格进入了他的血液,他一生都是这样去做人做文行事的。
深明大义
守护国宝级书籍
陈君葆这一生中,做过很多有意义的事,最闪亮的事情就是守护了111箱国宝级书籍。
卢沟桥事变不久八一三事变爆发,日军入侵上海。江南许多著名藏书楼毁于战火,珍本典籍损失惨重。郑振铎与张元济、何炳松、徐森玉等人组织同志文献会,他们得到中英庚款委员会的大力支持,将原来计划扩建南京国立中央图书馆的100万元暂作购书之用。他们先后收购了玉海堂、群碧楼、风雨楼、嘉业堂等著名藏书家的珍版图书数万册,其中大多是元版、明版罕见本或绝本。
当时南京已落入敌手,最理想的办法是将这些古籍直接运至中国大后方,但鉴于当时的交通条件和险恶的时局,运送如此数量的图书并不容易办到。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先运到香港,再由仰光经滇缅公路运至重庆。
著名作家、学者许地山时任香港大学文学院院长,他在文学研究会时期是郑振铎的老友。郑振铎等人决定,将香港大学图书馆确定为这批珍贵古籍中转安置的场所。陈君葆此时担任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馆长兼中文系讲师,他与许地山过从甚密。这样,许地山与陈君葆就成为接收这批古籍十分合适的人选。
从1938年起,徐森玉与郑振铎便将古籍先后一包包寄到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许地山和陈君葆常亲自跑到码头以至船舱去交涉和提运。汉代木简是珍贵的出土文物,因数量极少,尤显其价值。徐森玉将收购的一批汉代木简寄至香港后,陈君葆极为重视,亲自将其送到香港上海银行的保险库存放。
由于这批典籍是分批收购,在当时险恶的环境中也是分批寄出,根本来不及整理。因此,当书籍到达港大冯平山图书馆后,还需要整理才能发运。截至1940年底,郑振铎等人从上海寄抵香港的线装书已积存几万册。由许地山和陈君葆出面,邀请叶恭绰、徐信符、冼玉清等十多位文化人士负责整理。整理完毕后,这批书共装了111箱,计3万余册。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12月25日,日军占领香港。不久,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就被日军封闭。陈君葆作了最坏的打算,他忍痛把妻儿分别暗中送往澳门和内地,独自留在香港,忍辱负重,为的就是看守这批古籍。1942年1月底,陈君葆亲眼看到那批属于中国的111箱3万余册善本书籍被搬离香港大学。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后,陈君葆立即开始追查这批书的下落。1946年1月,陈君葆得知外国友人博萨尔随远东委员会到日本审查日本的战争罪行,就请他留意那111箱书的下落。半年之后终于传来好消息,在东京上野公园发现111箱书籍。
1946年7月这批几经劫难失而复得的宝书最终返回中国,这些古籍资料其中著名的有 《四部丛刊》、《吕氏春秋》、《晋会要》、《王梅溪集》等罕本古籍。
1955年12月20日,周恩来总理在中南海西花厅接见陈君葆、陈丕士等五位香港同胞,当面肯定陈君葆对保护国家古籍所做的贡献。
勤勉好学
为中国留下了重要史料
陈君葆十分好学,又是一个勤勉的人,他有记日记的习惯,他一生写下了100多本多达1000多万字的日记,由于他是知名文人,与很多文化名人都有交往,因而他的日记对于研究香港的历史十分有价值。
尤其是书中内容,均为私人交往记录,为外界不知的内幕,加之作者文笔极佳,此书一经出版,就成为畅销书籍,至今不衰,因此,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于2004年,又出版了《陈君葆日记全集1898~1982》,共七卷(册)。
其中有《陈君葆日记》一书流传,收录其1933至1949年期间的日记文章。陈君葆交友广泛,爱好多样,又是知名政治活动家和学者,日记内容涉及很多知名学者、政治人物、商界名流,日记中出现的人物,涵盖了当时中国大多数名人,达数百人之多,例如:何香凝、宋庆龄、周恩来、邓颖超、胡适、蔡元培、茅盾、廖承志、陈寅恪等。由于时代原因有些人物出现在《陈君葆日记全集1898~1982》中),几乎涵盖各个方面。《陈君葆日记》是研究三十至四十年代,以港澳地区为主的,记录中国历史的重要资料,提供了香港在上世纪三十至四十年代这一巨变时期的全息图景的另一侧面。
勉子报国
两子报国贡献一生
在他的影响下,他的两个儿子都很爱国,报效国家一生。
长子陈文蔚1947年毕业于国立中山大学,回港工作。当时国家需要大量的工业人才,他毫不迟疑地支持长子放弃了香港的优裕的待遇,回大陆参加建设。长子后来成为茂名石化工业的第一代开拓者,是我国最早的机械化动力工程师,是同行的中流砥柱。
长子回国后,他又送次子陈文达回大陆。陈文达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参加了抗美援朝,也得到了他的支持。朝鲜战争结束后,陈文达投身我国电力建设的行列,参与和指导了国内大型发电厂和电网的安装和管理工作。
 
来源:中山日报 作者:文记者杨彦华图资料图片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