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廉捷:诗三首

日期:2020-06-08 点击:868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诗三首

  黄廉捷

  风景


  阳光刷完牙,石头开始聆听风的汹涌


  沉寂的树木接住山风波涛涌动之手,用力拉近


  山花依然轻柔


  鸟在风中喘息,石头照着镜子


  —— 起风前石头听到树林一片寂静


  以风洗脸,让其胸中增多一点自信,它望见


  太阳沮丧地提着灯笼行走


  这是大山的奇迹,石头将身躯埋葬于此


  预示着它获取山风的神性


  石头想拥有与秋色一样的刘海,能遮挡阳光


  它关心自己衰老的身体—— 关节炎,皮肤脱落


  风又急:像脱掉的鞋子在石头上敲。阳光


  料理着树枝上的嫩叶


  风,在树枝倒下的山坡,收割雾气


  被风洗劫过的石头,脾气变躁


  它吱吱叫喊,倾尽全力召唤河流


  风的背后,有下雨的耳朵


  石头扎进雨中洗澡


  菜园子


  飞鸟知道云朵的明亮,一路做伴飞来


  菜园子的草,如撒娇的小孩,无人管教


  风掠过菜椒苗之顶,用手按住热气


  农妇春天种下的花生苗有了春色


  菜椒采摘几次之后,她无法将抢食的野草清除


  风在菜地里奔跑,摇晃阳光,吸引虫子


  花生苗望着天,等候关爱


  住院部的白,早被叫呼护士的鸣声抢去风头


  脑出血的农妇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她想着多年栽种的菜园子


  想着虫子,想着花生苗的呼吸


  对于她来讲:儿子喜欢吃花生,是她记得最久的事


  陪护


  三张病床有三种境遇,每一张陪护椅子都是一块石碑


  点滴药液流向血管,生命似有了新希望


  窗外白光比不上护士白帽子抢眼,紧急按铃让针头长刺


  母亲的出院日期设置在明天,明天她重新学习行路—— 如幼童学习行走


  病房惆怅面孔不时浮现,像被复印一样彼此传播


  嘈杂的叫声在建起一座祭坛,某个时辰,金钱会揪住陪护人的心


  消毒水味蔓延各处,邻床阿姨靠食管送养,黑暗在一侧落下


  床的脸一致,一尘不染,钟声叫不醒窗外的落叶


  早晨的光很足,但它选择让一部分人望见


  所有的滴液与孝心同在,滴得越久,心越小


  上苍在向冬天发放食品,向人类发放路票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