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林锋:窗户

日期:2020-05-06 点击:991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窗户

  曾林锋

  南方这小城是个宜居城市,联合国颁了牌的。这城市老乡特别多,房价又便宜,辛奎就决定从深圳过来。过来前,辛奎在月湾路附近买了栋别墅。别墅在建时,辛奎过来过三次。第一次别墅挖基础,那时整片别墅区都在挖基础。第二次辛奎和老婆戴上安全帽,跑到刚浇灌好的二楼上,一眼望去别墅群齐整整的一样高。辛奎的别墅位置不错,临环绕别墅区的大马路,而路对面,是一大片荒地。


  第三次,别墅在安装不锈钢防盗网,辛奎突然想试试质量,就伸手用力推推看。推到临马路这边书房的窗户时,防盗网居然被推起来。辛奎心里有气,就叫卖房的靓女,靓女立马过来了。靓女很好说话,承诺说改善一应问题。问题解决就好,辛奎比较满意,放心地朝窗外望去。马路对面原来荒地上,正热火朝天地建大片房子,远看去,忙碌的民工像蚂蚁一样。辛奎想,过几年这周边可热闹了。


  住进别墅后,辛奎把深圳的公司也搬过来了。公司就搬在家附近,辛奎有更多时间呆在家里,有时办公也在书房。办公累了,看书累了,辛奎就到窗户边朝外望。一望一望间,对面房子有七八层了。工地很大,塔吊都有十几架,有一架就在马路对面不远,显得特别高大。


  公司风生水起,妻儿一家三口也住进大别墅,辛奎觉得人生有八分满意了。还有两分不满意的,是父母亲没在身边。其实,辛奎来这城市,内心里主要因为父母。父母在深圳住过几阵子,可老觉得那城市不好,不如老家自在。辛奎明白父母不喜欢深圳的原因,没熟人。父母不会说普通话,走出家门到哪都难受。现在这城市小,老乡和熟人特多,哪角落都能听到家乡话,逮个老乡一聊一聊,说不准还是转弯抹角的亲戚。附近菜市场,有好几个卖菜的老乡,有个卖猪肉的就是邻村的。辛奎想,父母来了,保管他们乐不思归。


  中秋这天中午,辛奎在书房打电话,边打边走到窗前。打了很久,在辛奎游说下,父母终于松口,答应农历十一月底家里安排好就上来。辛奎挂了电话心情很好,点支烟,看看对面的房子,越建越高了。窗外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也多了。忽然,一辆电动车在窗外眼皮底下一晃。辛奎惊叫一声,刘云山,车上那人是刘云山!刘云山这人特好认,快一米九的个头,像麻杆一样瘦,肩膀特宽,腿长、脖子长、头长。


  刘云山是辛奎高中同学,上学时是死党,当初深圳遍地黄金时,两人也一起去的。可刘云山他,还骑电动车?


  这以后,辛奎常常不自主地从书房往窗外看,希望再看到刘云山,又希望看到的这个,不是刘云山。可刘云山,或者像刘云山的那个人,总没出现。


  对面房子建得好快,工地的塔吊大多拆了,窗外马路边那架还在。又过些日子,辛奎看到窗外马路边,很多打溜的零散工人停停留留。辛奎知道这些人多是老乡,对面房子开始装修,他们等着老板们叫搬运材料。这活累,但来钱快,人自由,忙一阵就完事,工钱现结。


  辛奎快忘记刘云山的时候,刘云山在窗外出现了。的确是刘云山,化灰都认识。刘云山和那些零散工人很熟悉的样子,有时候坐路边抽烟,有时候进去小区,有时候两三天也见不到。辛奎心里很纠结,自己现在拥有的,本该是刘云山的。可这秘密只要辛奎不说,世上无人知道,刘云山自己都不知道。见,还是不见刘云山,辛奎纠结着。


  这天下午,突然起大风,接着下大雨。大风大雨间,辛奎从书房朝窗外望去,就看见刘云山。刘云山从高楼里出来,想骑车走的架势,可似乎畏惧大雨和大风,又停下来。见到这一幕,辛奎心里一动,决定去找刘云山。


  看到刘云山了,还有十几米远,辛奎大叫,云山云山!


  忽然一声巨大的闷响,还有震动。好多人不顾风雨,跑上马路张望。辛奎也被吓一大跳,循声回头往空中一看,马路边那塔吊折断了,倒向辛奎的别墅。塔吊横杆的尾巴,直插进辛奎书房窗户里好一大截。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