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辚:聆听清晨的声音

日期:2020-05-06 点击:916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聆听清晨的声音

  □陈辚

  昨夜躺在长椅边喝茶边看毕淑敏的散文集《我很重要》,看着看着,不知不觉沉沉睡去。一觉醒来,拉开窗帘,清晨的第一缕霞光已温柔地轻敲着窗棂,大地被一声声清脆的鸟声唤醒,草木滋味清香悠长,扑面而来。


  我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清晨和煦的光芒里,穿过喧闹的街道,我遇见那些陌生、熟悉的人们,有沉思的,有微笑的,有行色匆忙的,还有上学的少男少女。侧身看着一辆辆车从身边飞驰而过,自有一种尘埃飞扬,落定之时,能记得谁曾在我身边走过的感叹?有多少人在心里鲜活跳动,温暖弥漫……


  或许,我会沿着一条绿荫小径,转弯走访郊区依山而建的觉源寺院,在微风轻拂里,徜徉在金碧辉煌的寺庙,倾听梵音钟声。“偷得浮生半日闲”,在一棵菩提树下静静默想,看光阴在绿叶上跳舞,或许忘记尘世的纷扰,沉入一片幽静的空幻之中。那是一种怎样的人生体悟呵!或许任思想展开翅膀,穿越光阴,在清晨明朗的呼吸声中,与唐代诗人常建促膝谈心,听听他吟诵:“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任晨风吹草木动,我自潇洒,微笑着静观一树疏枝扶影绿叶婆娑的菩提树。


  或者,我会随着阳光的牵引,携一缕秋风,走进一座古村落,在破落、印着苔藓的村道中漫无目的地行走,侧目与一处处断垣残壁相见,仰首与蓝天彩云对视,低头遇见茂盛草木,脚底发出一声声跫音,让心灵衍生出一份悠长的思绪。千万风情,一石一木,一房一人,一草一墙,风烟摇摆处,迭现人间兴衰、喜乐。但我更希望沿着悠长、古朴、苍老的小巷,能遇见一位妩媚雅典的撑着雨伞的女子,或是一位坐在书房晨读的学子,或者是一棵开满花的树,在晨光,我被一一打动,仿佛时光停止,久久地俯视脚下坚实、古老的土地,不能动弹。


  或者,我应买一张早上回故乡的车票,追逐故乡熟悉的味道,就像当年我母亲去世后的那些日子里,站在村头的近千年榕树下,祈求静候,在日落日升、云卷云舒中,日子转头,让我沿着光阴隧道,看到那么一个落霞铺天的傍晚,我的母亲就在这榕树下静静等我放学归来。我远远地看到母亲在冲我招手的形象,那种感动、喜悦,至今想起,仍泪眼婆娑,这于我是一个多么令我珍惜的美好记忆啊!


  在清晨柔和的空气里,树木花枝百态,催生着情感美丽的部分向着阳光生长。光阴从指间流洒,人世几回伤心事。这样想着,心绪不免有些伤感,那些人,那些事,一个又一个,一桩又一桩,从记忆里掠过,这生活真的有些艰难,令人生怯。但我必须放下所有生命中遇见的不好,才能轻盈地迎接清晨的每一缕阳光,每一缕清风,让生命活得从容不迫。呵,感谢那些伤害我的人,是你们让我的人生变得多彩,也让我活得愈为坚强。这种经历是一种财富,它不时提醒我自己,要在阳光里生活,要与正能量同行。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此时,有清风吹过,山头霞光却相迎。“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不禁想起小时,跟母亲到山上拾柴草,母亲告诉我,不是所有遇见的草木都是好的,你得用眼睛看,用心辨别,才能不被刺伤手足。母亲呀,这世上的人事绝非草木啊。


  山一程,水一程,朝阳在天边。当清晨一声清脆的鸟声掠过浩瀚的天空,一缕清爽的微风侵入衣袖,花开花落的声音在心底轻敲时,仿若有一种物是人非的隔世的感觉,当我在某个霞光初露的清晨踏上回乡的路时,会不会忘记了那宛在云端的家,那模糊了的方向?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