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定琴:故乡的小地名

日期:2020-05-20 点击:850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故乡的小地名

  唐定琴

  东风吹雨过青山,却望千门草色闲。


  家在梦中何日到,春生江上几人还。


  东风吹雨过,几度春秋来?匆匆地在岁月里奔腾,离乡游子眨眼间已经长大了,可我却总不愿意承认逝去的日子!因为身边还有疼我如昔的父母、时常闹腾的兄妹,尤其是故乡那些山水,依旧时常入梦,让儿时光影恍如昨日——我依旧是那天真顽皮的乡野孩子。


  打开记忆的闸门,频频涌现出脑海的,不是撒欢的狗儿,不是戏耍的孩子,也不是可爱的院子,而是一处处默默的山丘水田。乡人很热情,会给每一个小丘陵安一个名字,虽然不曾响当当的,却也是一种独立;乡野人也很随性,那些名呀,总有些信手拈来的味道,您听听看是不是如此:包山地、梨子树地、茶山坡、金银坡、黄豆湾、碉楼湾、大沙田、狗肠子田……有没有扑面而来的生命气息与喜感呢?


  这些名儿却成了我最亲切的回忆,时常枕着它们的名字入眠,梦里全是一帧帧快乐的画面。


  茶山坡是一幅连绵几个山头的大画卷,上面缀着采茶的忙碌,放牛的欢快。也是清明前后,最为热闹。含蓄娇羞的头茶已过,新茶吸饱了春雨春阳使劲往上蹿,铆着劲蹿出碧绿的大叶子、硬实的大梗子,似乎再壮实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免于收入茶囊啦,于是整片茶园疯了一般地长,茶农们也就轮盘般地劳作,采茶的手在叶尖上跳舞,胜于最活跃的乐谱琴音。大人们忙着没法管束,孩子们就彻底放飞了,春天的原野上勃勃的生机,带给大家无穷的乐趣,且不说扒野果、掏鸟蛋、甩飞刀、骑奔牛这些乐子,就是单单躺在坡顶那柔软的草坪上,静静地躺着,懒洋洋地躺着,晒晒太阳,也是无限惬意的事。


  除了茶山坡,还有金银坡、大沙田、梨子树地,这些踩满我小脚印的地方,每每回忆起来,也会让我勾起嘴角。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这么愉悦的,有些山岭里,藏着些故事,带着几分神秘,即便如今回去踏着那片土地,我还会悚起脊背。


  比如曾经闹松林虫灾时,从背心里抓出一条毛毛虫的黄豆湾;比如偷别人猪草被恶狗追撵、还没有一棵树可以爬的大地坡;又比如传说中闹土匪时,一枪穿过母子三人的熊草湾;再比如风水宝地岳家坟,冬日里穿过光秃秃的树梢呜呜的风声……。


  长大些最喜欢去包山地的大石包上坐,这里地势最高,视线最开阔,眼睛可以翻山越岭,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儿时的梦想,是要用脚去丈量远方,走出去,去看山外的世界,去过与山里人不一样的人生。故乡许我山高水长,给了我自由的灵魂;容我肆意妄为,给了我拼闯的胆量;诱我登上山巅,看见诗和远方。当我背上行囊时,它们赠别我这些美好的小地名,每当思乡情起,小地名争争嚷嚷地挤出来给我解闷,带我回去,回到那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清晰鲜活的记忆里,宛如撒着娇投到母亲温暖的怀中。


  春生江上,不知我小地名里的一切一切,可都还好!它们一定要都好才好呀!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