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方:最忆童趣

日期:2020-06-01 点击:891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最忆童趣

  前 方

  星移斗转,时过境迁。如今的孩子们,玩具多样、精致、高档、仿真,诸如变形金刚、奥特曼、大兵团、游戏机、火箭、飞机、军舰、汽车、刀枪……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看着孩子们新奇别致的玩具、专心投入的劲儿,我儿时的玩具和游戏历历在目:丢手绢、跳行(跳房子)、抓石子、打陀螺、打弹珠、打铁板、滚铁环、藏猫猫(捉迷藏)、跨鞍马、赶羊羊(老鹰抓小鸡)、嫁姑娘(抬轿)、踩高跷、放风筝、过家家、野炊……春天采桑、养蚕、摘桑果、挑猪菜、割牛草,夏天打鼓泅、打水仗、打水漂、摸鱼蚌、挖半夏,秋天打泡枣、下柿子、烧荒,冬天打雪仗、扑雪人、掷雪球、塑雪罗汉、溜冰。白天捕知了(蝉)、掏鸟窝、捉蜻蜒、抓蝴蝶、逮蚱蜢,夜里抓蛐蛐(蟋蟀)、蝈蝈、萤火虫。春夏秋冬、白天黑夜各有玩法,其乐无穷。


  玩具全是孩子们就地取材动脑动手自制的。找来锯子、斧头和木、竹,自制陀螺、球拍、弓箭、手枪、刀剑、高跷,从废铁堆和石块堆挑选半成铺,打磨成铁板、抓子儿……


  儿时的游戏丰富多彩。打弹珠、打铁板,多是男孩子的游戏。打弹珠,在地上挖6个小洞,比谁珠子进洞快,先进完洞,进洞者获得将先进洞的珠子击出的资格,经过几番进进出出的较量,依次先进完洞者为胜。打铁板,将“蛀架”(蛀虫蛀断的小短木)插栽地上,呈一字纵队排开,碗底大的小铁板像打水漂一样贴地面滑行,对株击打,击倒几株便赢得几株小短木,最精彩的是一板定输赢“一扫光”,这要凭超群的技巧,超常的手气。跳房子、抓石子多属女孩子的游戏。跳房子,在地上画些小框框,由近及远逐框掷跳,先将碗底或瓦片掷入框内(出界或压线犯规),再独步跳入框内,将碗底之类踢入下一框,未进入规定范围失利,踩线犯规,也有边拾物边跳踢,动作多变,难度较大,先跳踢完所有框框获胜。


  过家家、野炊别有一番风味和情趣。过家家的情形天真无邪,小伙伴们团坐地上,掏河泥巴揉捏成碗盘,把土块剜作杯盏,或找来瓶盖当酒杯,拔几样野菜抓几把沙当菜饭。还煞有介事推杯换盏,仿佛品尝一顿佳肴美餐。野炊更透出野性和大胆,分头掏鸟蛋,抓鸟雀,捉鱼摸蚌,摘黄瓜、豆角,拾枯树枝,在河坡沟旁挖土灶,架一面破脸盆,放入盐、酱等调味品。一时间,热气腾腾,喷香撩人。“开锅啦!”伙伴们便争先恐后“攻碉堡”了,鲜美可口的大杂烩,既解馋,又过瘾。


  玩得最多的是捉迷藏,想必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不需条件和装备。柴草堆、牛棚内、棉垛旁,甚至墓地坟头,在规定的范围和时间内,勇敢机智的小伙伴们神出鬼没。有的屏声静气,纹丝不动;有的声东藏西。迷惑对方;有的坚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有的不断转移,牵着对方鼻子走,迫使对方疲于奔命;有的好似人间蒸发,无影无踪;也有个别违反游戏规则,居然躲回家睡大觉了,直到游戏结束也未现身,害得对方好一阵子搜寻。


  玩得最“高级”最刺激的就是打仗。根据“战场”和作战方式分“陆、海、空”三大战役。禾场田野、河塘小溪、杨柳树上到处都是我们的战场。


  先说“陆战”。集合哨响,小伙伴们紧急集合,点名报数。第一仗开战前,最常用最服人的分拨法是以“锤子剪刀布”定敌我两方。第二轮就好办了,常言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双方按部队编制实行军衔制,诸如军长、师长、旅长、团长……谁都想当将军,不是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吗?当然,官职的任命要看战斗中的表现,能者上,庸者下,也有论资排辈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无奈。职位不同,装备也不同。双方士兵头戴用柳条编扎的伪装帽,用稻草绞缠的腰带和用高梁棒串束的子弹袋,腰间别插着小木枪、大刀、手榴弹(酒瓶)……正所谓全副武装、整装待发。


  一声哨令,战斗打响了。作战双方各就各位,全面布控,站岗、巡逻、侦察、埋伏、出击、追杀、冲锋、搏斗。“冲啊!”、 “缴枪不杀!”的呼喊声此伏彼起,在原野上空久久回荡。围城打援,声东击西;步步为营,各个击破;调虎离山,出其不意;长驱直入,措手不及;雷霆万钧,所向披靡……战略战术,灵活机动,有理有节有利。奇袭瓜果园、智取乌龟滩、强渡周子河、激战院子堤、抢占无名高地……打得难解难分,往往经过几十个回合的激烈鏖战,才决出胜负。胜者,当之无愧成为下一轮战斗的“解放军”部。战斗结束后,我方司令“发号施令”,嘉奖有功之臣:此次战斗的胜利,是与战友们英勇顽强、团结作战分不开的。现在我宣布,发给大家每人一支枪、一把大刀——是木的,每人一串子弹、一枚手榴弹——是假的,往后的战斗,我们鸟枪换大炮,驾驶坦克、飞机作战——是不可能的。更有雪封原野时,三五成队,各自带上“猎犬”逐捕野兔的实战场面。


  再说“海战”。战场为伙伴们熟悉的浅水区域(为安全起见,通常为齐胸或齐颈深的水)——屋前村旁河塘、小溪。先将水域一分为二,插上标志,设定疆界。炎炎夏日,小伙伴们如鱼得水,赤条条游来游去,窜上窜下,时而扎没水中,时而跃出水面,时而定点射击,时而流动作战。乱箭齐发(水花四射),硝烟弥漫(污泥横飞),扑扑腾腾,浩浩荡荡。什么蛙泳、狗刨、踩水、扎猛子,都派上了用场,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海战”分远距离作战和近距离作战。战斗的武器是水和泥。以对方面部为目标。水,有利于近战,以手掌猛击水攻击对方,冲击对方的脸、眼、鼻、嘴,致使对方睁不开眼、喘不过气而躲避、逃遁。泥,适用于远战和近战。远战,水底掏泥投击对方,近战,涂抹对方一脸稀泥巴,活脱脱一个黑面包公,令对方一时间分不清方向,辨不明敌我。战斗中,视摁人入水和拳脚击打对方为大忌,一旦有虐待战俘等违反军规者,必以军法论处,轻则坐水牢(蹲在水中,只观战而不参战)。重则移交军事法庭审判,罚取消一切游戏活动资格,战斗以一方招架不住、束手无策、无进攻还手之力举手投降免战或逃避上岸而失利。也有比抓鱼,以获“战利品”大小多少论输赢的“水上战役”。


  最后说“空战”。战前准备,实地考察,占据有利地形,构筑工事,储备弹药,编织防空帽。敌方以“炮楼”为据点,实则是蹲藏上几棵相邻的树叉粗杂、枝叶茂密的树,以树枝树叶作掩护,将弹药(限小土块,以防伤人)运上炮楼,充足的弹药是战斗的保障。我方以战壕(沟渠)为掩体,匍匐其间。一颗红色信号弹打响了前奏,双方猛烈开火,炮弹、机关枪齐发,战火纷飞,敌方先发制人,居高临下,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以求速战速决,然事与愿违,出师不利,继而转攻为守,负隅顽抗。我方回旋余地大,弹药充足,准备打持久战,一分队主攻据点,消耗对方,一分队迂回出击,截断弹源。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战斗往往以敌方弹尽粮竭、苦无退路而宣告失败。


  我们有我们儿时的玩具、游戏和乐趣,如今的孩子有他们的玩具、游戏和乐趣。我们的童趣,除了玩具和游戏,还包括洗碗、淘菜、挑水、烧火、喂猪、放牛、放羊、采桑、养蚕、养兔、钓鱼、下鱼、捉鱼、下黄鼠狼、拨知了壳(蝉蜕)、扒地乌龟(土鳖)、搜集废品、挖半夏、割牛草、挑猪菜、捡柴禾、捡麦穗、拾牛粪、捉棉虫、掰棉花等等力所能及的简单劳动,既充满劳动的欢欣,又不乏游戏的情趣。如今孩子们的童趣,多了些大人预设的程序,少了些自由的规则,多了些人为的封闭,少了些自然开放的气息,多了些孤寂无助的孤军奋战,少了些协调合作的团队精神,多了些独来独往的“小皇帝”的霸气,少了些天真活泼的“小主人”的意识。


  我留恋我的儿时,我留恋我儿时的玩具,我留恋我儿时的游戏,我留恋我的童趣。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