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舒广:夏

日期:2020-06-08 点击:922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张舒广

  怎么说呢,其实我本来不是那么喜欢夏天的。我喜欢春天,花红草绿,温暖迷离,娇里娇气的。连风都是软和的。整个人晃荡着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醉生梦死一般。


  可是,谁也不能否认当初夏到来之时,你也会被明净的天空和清风所俘虏。就像,你明明爱的是虚妄的完美,却被现实的不完美纠缠,而你,还欲罢不能,倾身向往。这真是一种奇怪的纠结,就像那个可怜的姑娘,明明知道那个渣男浑身缺点,却奋不顾身,爱得毫无道理。


  唐代诗人吴融说,万卉春风度,繁花夏景长。他说的是蔷薇。因为喜欢蔷薇,因此对这个时节又多了一点好感。天热花就开得早些,白白红红粉粉的花开起来成片成串的,攀栏越杆,特别有花团锦簇的感觉。我几年前网购的蔷薇在黑色的围栏上攀援,枝繁叶茂,花却没能开两朵。也许今年的夏来得有点炸裂,吓住了它吧。


  人生从容闲思长。


  于我,为了生命中不关键不重要的因素而上心的,大约就是那些花儿了。 一到花园就嗅到了小时候农场的野蔷薇的香味。有的品种并不特别好看,朵儿小,瓣儿散,可是,它的香味是我的蛊啊。它是再也不能回来的童年,它是过去岁月的链接密钥,它是我心中念念不忘的失落啊。


  那是一种什么心情呢,就是想起来会有一点点的疼,心里一紧的那种酥麻的疼,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许是为了那时的花香,为了不可言说的时光吧。


  也是,每个人,大约都是把自己的童年重走一遍。那些担忧的,焦虑的,不安的,都在一朵花的盛开里减弱,那些感恩的,愉悦的,收获的,都在一朵花的绽放里增强。它们无力改变世界,但世界也许会因它们而柔软。


  一个人的心,藏有多少支撑的信念,才能安然度过那些磕磕碰碰的日子。


  那些花儿,它们结苞,探头,展开,怒放。只要对这个世界还有美的盼望,我们就能从凡尘中努力站起,微笑,歌唱。


  又想起小时候野外的金银花,开得太猛了,密密匝匝侵入了我的眼,我的记忆,成为了一个童年的图景。童年就是碎片的场景,图像,话语,是断断续续,隐隐约约一个谜,要靠自己拼接组合,才能还原出一点点感受。毕竟,它已经远远的消逝了。


  时光向前,接受它,安顿它。


  下雨了。手指轻轻触过去,花朵上的雨水凉凉的。心里也凉悠悠的,愉悦而平静。心里的凉悠悠是一种蛮好的状态,不满,不挤,不烫,不冷,有温暖而不太热,有宁静而不太冷,可是我常常做不到,不是满了,就是少了。


  青春已属明年事,昼漏初知夏景长。初夏开始热了,却也不算太热,只有过好了这个节点,才能信心满怀地冲入暑气蒸腾的盛夏啊。


  生活缓缓进行的流程,生命一分一秒地流逝,都在这烟火气息里不可阻挡地往前推进,回头望去,影像模糊,我记不清曾经的笑脸,体会不了哭泣的痛苦,想不起曾经的一举一动和所思所想,记得的只是生活的碎片拼凑出的生活的梗概。而那些平凡的,细密的,开怀的,绝望的,所有的浸润入每一个细胞的生活因子呢,不知不觉间,就已经万水千山了么?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