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静穆地等待

日期:2021-08-10 点击:227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文联管理员

■旧历

庚子2020大年初六,马日,宜祭祀、开市、酝酿……福神东南、财神正南、贵神正东、喜神正南,吉时子丑卯辰酉。

尚未立春,然阳光普照、空气干燥,黄历显示危危则成之日,忍不住想做些什么。

想起了《倾城之恋》里的范柳原、白流苏,因倾城的战事而成就姻缘一段:范柳原固然是不甘心留下的,可惜走不了;白流苏是不甘心走也无处可走的,心中自然暗喜因祸得福。这番明里浪漫暗里功利,全靠老天爷成全的故事,落到真实生活里明显非现实非主流。生活的戏剧化多少有点不健康,自己创造的生趣可靠且常新常有。

■家宴

年前囤在冰箱里的各等食材,在家轮番炮制、搭配、试验,味蕾的狂欢,没有了以往农历年大鱼大肉的狂轰滥炸,有限却更无限,细水长流。

父母姐弟一家四口,如当年桂林生活一般地吃香喝辣,合影留念,在花影扶疏的阳台而非觥筹交错的饭厅,那一幕如影戏一般生生在脑海中单曲循环,嵌入流年。而许多不愿记忆的,早已烟消云散。家人当是你此生最好的朋友,特殊的时日里朝夕相伴,某些时日里互促成长,更多的时日里各行其是、见证相守。随兴、懒散、自我,将生活变成主题与事业的日子,云般的假日。

应静穆地等待——

■余兴

“春晚”就是除夕下酒菜,似有若无地在一边飘荡,无意间瞥见舞蹈《晨光曲》很是惊艳,配乐是经典老曲,舞的是老上海时光里的慢慢悠悠、市井烟火。

春节的喜庆欢愉中,电影是空气中的香氛,音乐是必不可少的配饰。电影《我们俩》,慢慢的,平凡的,那点人间的一眼千年,满足了我对老北京人情世物的一切回忆与想象,拍得真好啊。翻出蒙尘的黑胶老唱片,放在许久荒置的唱盘上,指针划过胶片时粗砺不稳、久远疏离的调调……对比伟大神性的东西我永远更亲近这份匀和、自在的生命质感。

■武汉

说到生命,武汉事件是人与自然关系的又一历史案例。旧历年前后的病毒,令人人驻足、人人口罩、人人生息、人人反思,定然在一个时间、地点,非惶惶不可终日之时,本应远离了浮躁,各种段子、揣测、惶恐、焦虑、狭隘却又随之而起。在争先恐后表达善良与声援的背后,是如何对待自然生态的人文命题,且行且珍惜是人类面对大自然应有的态度。于国人的心灵层面而言,与简单粗暴的道德绑架相比,真还需要一点精神钝感力、鼓舞力、思辨力来减轻伤害与喧嚣。

应静穆地等待——

■等待

在与病毒的对峙中,在这仿佛凝滞的时光里,每日睡梦沉沉,梦到久未接触的一些人与事。醒来想起一些一直想看的书和剧,想起生命中久违的一些方式,想起来毕达哥拉斯学派关于“数与美”的永恒定律除了有“黄金分割”与7个无穷变幻音符的佐证,还有几何结构中的个性之美、了不起的建筑形体与城市创意……又想到《了不起的盖茨比》、《霍乱时期的爱情》等等,甚至还想起了有人去年、前年还是大前年借去未还的书,于是我有点按奈不住……于是悉悉索索写了以上的文字。期待自由呼吸的那一天,珍惜2020年度的《庆余年》。

应静穆地等待——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