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来:开出一地鲜花

日期:2020-05-06 点击:857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开出一地鲜花

  王惠来

  霜降季节,南方的夜来势汹涌,可以看着夕阳一点一点西沉,最后慢慢埋没在远处的群山,也能看着晚霞无声变幻,由绚烂变为黯淡,最后隐入苍茫的夜色。路灯很快一排一排亮了起来,街上霓虹灯闪烁,高高低低的楼宇中,万家灯火温柔而有力量,轻而易举就能溶解一群又一群人的疲惫。


  但这样的灯火,对我来说有点遥远。这个晚上,因为工作的一些琐碎事又延迟下班了,拖着疲惫不堪的脚步缓缓走回公寓,昏黄的路灯影射出我的身影格外修长,晃动的样子就像一根风中的芦苇。低着头刚走进公寓小区内的林荫道,一声清脆稚嫩的童声传进耳朵,“爸爸!”我有些惊讶,竟然是小女儿的呼唤。原来今天是周末,小女儿见我迟迟未回,吃过晚饭就央求妈妈带她出来散步,而且要顺着我上下班必经的那条路,她一路兴致勃勃地找寻着晚归的爸爸。


  小女儿等到了我,飞身扑来,我用宽大的怀抱拥她入怀,心底瞬间涌起一股温暖,还夹带着一些心酸。身为工薪阶层的我们,一家人常常是早上匆匆忙忙出门,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很多时候都是妻子负责接送孩子上学,有好些晚上,我因为工作或应酬而晚归,妻儿都入睡了,当我满怀愧疚推开卧室的门看着她们酣然入睡时,那种幸福感又似乎已抵消了日间所有的疲劳。


  这一次又是晚归,我牵着女儿的小手向家里走去,一边听她叽叽喳喳讲述白天在校的种种趣事,晚风徐吹,带来一丝凉凉的惬意。我们经过湖畔独栋别墅区时,透过钢结构与竹篱笆的护栏,看到一户人家偌大的庭院灯火通明,声乐悠扬,一大家子其乐融融在进行篝火烧烤,他们衣着华丽,落落大方,热热闹闹,无不显示这是一个幸福富足的殷实之家。


  空气中飘荡着食物的香味,小女儿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踮起脚尖透过围栏要往里观看,她的眼睛在灯光中流露着满满的羡慕。她轻轻发了一声声感叹:爸爸,要是我们也住这里就好了!那样我们就不用爬6楼,夏天时楼顶好热啊,妈妈也说每次走楼梯回到家好累了……


  孩子不经意的一番感叹像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拨动了我心中的那根弦。我一怔,这些话,把我带回了记忆中的三十年前,在老父亲单车后座上,那时我也曾羡慕过别人而问过父亲同样的话。在那个酸涩的20世纪80年代,我们四兄弟姐妹跟随父母往深圳布吉谋生活,居住的是菜地上的茅棚油毡屋,历经严寒酷暑。那时穿的是胶凉鞋和磨穿脚趾头的布袜,感受过很多别人轻视的眼光,还有许许多多那个难于磨灭的记忆烙于心头……


  是的,当年我也同样幼稚地问老父亲:“爸爸,什么时候我们可以住马路对面那种楼房?”我隐隐约约似乎听见父亲一声低叹,清楚地看到了他悄悄转身抹了抹眼。我对现在还记得那个瞬间,但时至今日,我也没听过他的回答。那个中午骄阳似火,父亲骑着一辆单车,后座载着我,车轮走在菜地田垅弯弯曲曲的小道,碾压过了我青葱的岁月。


  回忆当年木讷善良的老父亲,没给我任何一生富贵的承诺,却毕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他凭着农民勤劳勇敢的秉性,供书教学,把我们兄弟姐妹养育成人,他努力在城市扎根生存,直至后来的女嫁子娶。


  我仰视一下夜空,初冬的月亮皎洁而清冷,恍如一个遥远而美丽的梦。我紧握女儿柔软的小手,坚定地回答她:“爸爸更加勤快地上班挣钱,等你再大一点,爸爸就挣了大钱,不用租房,可以买大房了!”


  这算不算一个善意的谎言呢?不,这是我要给子女编织的一个蓝图!我想,我们来人间一趟,除了能看到太阳,还会看到各种挫折艰难,雪雨风霜。


  拉着女儿的手,我们继续向家里走去。夜风似乎又更凉了些,从脸上拂过,有小雨滴的感觉。我像当年的老父亲一样转过身,抹了抹眼睛。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目及之处,都会开出一地的鲜花。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