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菊:寒号鸟

日期:2020-05-26 点击:916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 编辑人员:网站编辑

寒号鸟

  王玉菊

  冬天,北风呼呼吹着,椰子树长长的叶片迎风狂舞,一群喜鹊从这棵树的树梢飞到那棵树的枝头,试图躲避凌厉的寒风。虽然这一切只是徒劳,但飞来飞去总可以暖和一下身子。他们边飞边取笑那只瘦弱的寒号鸟乌冬。这年夏天的那个傍晚,乌冬妈妈被流浪猫叼走。它开始郁郁寡欢,不像以前那样同喜鹊们玩耍。


  一天,喜鹊们在教室窗口听到老师给小学生们讲寒号鸟的故事,说它只顾玩耍,不搭过冬的房子。冬天来后,寒号鸟冻得直哆嗦,口中哀鸣着“哆啰啰,哆啰啰,寒风冻死我,明天就垒窝”。天气好转,贪玩的寒号鸟又跑出去了,把垒窝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老师要同学们用心学习,千万别学寒号鸟。


  此后,喜雀们只要遇见乌冬,就七嘴八舌,用嘲讽的语调唱道,“哆啰啰,哆啰啰,寒风冻死我,明天就垒窝”,乌冬听了,既好气又好笑。秋初,它就开始四处物色搭鸟窝的树枝了。喜鹊们以为它四处闲逛,鄙视它,越发放肆地嘲笑它。


  乌冬在一户人家二楼的露天天台处发现一棵黄皮树,枝叶茂盛,分杈处舒展着三条粗壮的枝丫,它记得麻雀妈妈说过,这种位置适合搭鸟窝。唯一不足的是,树杈偏矮,猫很容易爬上来,乌冬担心自己在梦中变成猫的夜宵。黄皮树的旁边是两株桂花树,白色的花簇散发出阵阵香味。小蜜蜂正忙着采蜜,乌冬向它们打听,这里有没有猫出入。蜜蜂嗡嗡地说:“没有,只有壁虎和青蛙在这里散步。”桂花树的旁边是枇杷树,10多年前的秋天,小男孩和他爸爸将一颗枇杷核埋在花坛里,试试能不能种出树来,春天真的冒出了叶芽。这棵枇杷树1米多高了,是小壁虎的乐园。小壁虎接过蜜蜂的话头,说:“没有猫,我在每个房间侦查过,猫毛都没有一根。”褐色的青蛙在挂满花苞的茶树上伸了个懒腰,说:“我也从未见过猫的影子。”乌冬拍打着翅膀,表示感谢,它决定同这群小伙伴做邻居了。


  乌冬衔来小枝条,架在黄皮树的分杈处,鸟窝成型了。秋天向乌冬道别。冬日的太阳照在身上没有那么暖和了。寒风突然来访,把乌冬辛辛苦苦搭好的鸟窝吹得散满一地。乌冬心都碎了,冒着冷风,飞到麻雀家取经。麻雀妈妈先邀请它到屋里取暖,然后教它用韧劲好的草把鸟窝绑在树枝上。


  乌冬四处寻觅,终于找到几条稻草,衔着稻草逆风飞行,差点被风吹到垃圾桶里,几只猫正在那里打闹,乌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它在树枝上停下,休息一会接着赶路,终于到了。它一边搭鸟窝一边绑稻草,忙了好几天,鸟窝终于建好,乌冬把剩下的稻草铺在鸟窝里。


  乌冬出去觅食时,小壁虎到鸟窝里躺下,伸着懒腰说:“好舒服。”小青蛙听到后说:“我也要试一试。”两个小伙伴躺在乌冬的新家里,仰望天空。


  乌云在聚集,太阳躲到厚厚的云层里,天越来越冷了。小壁虎和青蛙向乌冬告别,然后要钻到厚厚的泥土里,美美地睡起了大觉。


  寒风来了好几次,把枯黄的枇杷叶从树上吹落,黄皮树也被吹弯了腰,乌冬的家总是牢牢地固定在枝条上。寒风叹了口气,溜走了。


  寒风请来北风,要给乌冬点颜色看看。北风把乌冬的羽毛吹得竖起来,乌冬牢牢抓住鸟窝,才没被吹走。真冷啊。


  喜鹊还在不停地嘲讽“哆啰啰,哆啰啰,寒风冻死我,明天就垒窝”。


  开春的时候,小壁虎和青蛙从泥土里钻出来,爬到黄皮树上,只见到一个空荡荡的鸟窝。


  小蜜蜂告诉它们,乌冬出发去寻找不用老眼光看人、敢于接受新事物的地方了。

您是第位访客